黔芙

[古剑2] [夜初]流月致富记-2

清梅竹:

2
北疆的沙漠行商发现,最近又多了一支抢生意的商队。这些人无一不是男俊女靓,衣冠楚楚,但做起生意来却是笨拙之至。

眼见生意都被这伙不懂规矩的人用低到离谱的价格抢走了,诸商队共推的首领觉得,有必要找他们的老板好好谈谈。

首领本以为老板会是个不懂事的大少爷,没想到却是位异常出色的男子。尊贵俊美,风华无双。

——可见老天是公平的,人一旦脸蛋漂亮了,其他方面就会有点缺陷。

首领摸了摸自己被大漠风沙刮出的老脸糙皮,暗自感慨。

得知他的来意后,那自称沈夜的老板两条燕尾眉顿时竖成了一对丫叉。屏退左右,他拖着曳地长袍来来回回踱了几步,最后长叹:“吾族祖上,也曾经阔过的。”

没看过鲁大师的首领茫然地看着他。

于是沈夜不得不把话说得更明白些:“本座的意思是,我们需要时间来重新学习如何做生意。”

首领觉得这人还算好说话,便传授了一些行商心得,又再三强调不能低价接单,以免造成劣币趋逐良币、最终整个市场崩坏的后果。最后订下回访时间,这才施施然走了。

回想着他的话,沈夜很是不快:向来只有本座谆谆教导、循循善诱别人的份,是几时,反倒有人来对本座指手划脚了?

但他不得不承认首领的指点很有用。

但他又微妙地不想照做。

纠结之际,初七进来向他汇报工作进展:“主人,属下仿照昭明剑制作了一批偃甲剑,听闻狼王正需要大量兵器,我们可以售卖给他。”

沈夜尚未及回答,因为目力极佳而被委派了值守任务的十二也进来禀告:“紫微尊上,有一行人正四处打听前往流月城的路径,还嘀咕什么要去寻宝打怪。请问尊上,该如何处置?”

“竟有人敢打我们的主意?这倒有趣。初七,随本座去看看。”

“是。”

一看之下,沈夜呆若木鸡。半晌,才找回声音:“初七,本座考一考你的眼力。那蓝衣人穿的登云靴,戴的金抹额,佩的金麒麟,价值几何?”

“主人,登云靴价值万两白银,金抹额约摸三百金,金麒麟折合千金之数。”

“很好——那其他几人呢?”

“灰衣人的玉佩皮草大概——红衣人的长枪或许——绿衣人的藤镯乃是——”

初七每报一次价,沈夜脸色就更沉一分。四个土豪天降到刚够温饱的流月城,还嚷嚷着要来寻宝打怪,几个意思?

“初七。”沈夜眸光沉沉,缓声说道:“仿昭明剑刚刚制出,正需要以人试剑。你,去替本座试剑。”

想了想,他又添了一句:“这些都是肥羊,切莫放走了。”

评论

热度(10)

  1. 黔芙清梅竹 转载了此文字